摸索写文中
懒癌晚期
窝在盾铁的坑底不想出来_(:з」∠)_
 
 

好队长不骗吗?

*偽花吐症


“Cap,我有要紧的事跟你说。”Bruce摘下眼镜,平常温和的声音此时显得严肃异常。


今天的复仇者大厦里气氛十分异常。


Steve结束了他的任务回到复仇者大厦后就觉得气氛不对,太过…压抑了。Steve觉得这个词跟这个大厦一点都不配,毕竟他的队友们可是一群面对世界末日都能一边互损一边合力把末日危机处理掉的人。


他一回来装备都还没放下就被Clint告知到Bruce的实验室集合,这有点怪,因为这平常是Jarvise的工作…提到Jarvise,Steve才想起来,今天的Jarvise似乎太过安静了。


整栋楼都静悄悄的。


此时全部的复仇者都聚集在Bruce的实验室里…除了钢铁人,他们每个人都神色凝重,这让Steve微微皱起眉头等待Bruce的下文。


“Tony可能活不过1个月了。”Bruce悲痛的宣布,其他人在这句话说出后表情悲痛的捂住脸,连黑寡妇都把脸埋到Clint的肩上,肩膀明显的抖动着。


“不!”Steve几乎是下意识的喊出声,他慌乱的看着他的好战友们,希望有人可以跳出来告诉他这不是真的,甚至希望有人可以打晕他,说不定他起来后会发现一切只是他做的一个荒唐的梦。



事情大概是发生在2个月前,是在Steve接到神盾的任务离开后没多久。


根据Bruce所说,Tony突然开始避开大家,一开始没人察觉到有什么异常,毕竟Tony常常把自己关在地下工作室一连工作好几十个小时。把进入狂热工作模式的钢铁人从工作室里拖出来一直是美国队长的工作,但只要Steve出任务离开后这就变成其他复仇者的工作了,基本上这个任务执行难度不高,毕竟有个伟大的黑寡妇在,Natasha只要板起脸,所有人(包括平常最不听从指令的钢铁人)都会乖乖的照着她说的话去做,因为没人想体验惹Natasha生气的后果。


如果说美国队长把钢铁人拖出工作室是为了让他维持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睡眠和饮食,那其他人比较倾向自己的这位队友能最低限度的活着…不是说他们不关心队友,只是他们大多认为Tony也是个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不伤到自己他们基本上不会干涉太多,当然Tony要是太过火了他们也不会做事不理,而且他们不像队长有老妈子般的耐性可以每天哄一个年龄基本上奔4但心智可能比青少年还幼稚任性的家伙出关。


这次显然是非常过火的等级。整整一个礼拜,一整个礼拜Tony没出他的工作室一步,仅透过Jarvise或是复仇者卡片跟他们说话,最后几天甚至根本没了音讯,连Jarvise都不说话了,而不管是谁叫他开门他都坚决不开。


于是,由板着脸的Natasha带头,一票复仇者们像闯入九头蛇秘密基地般的架势炸开工作室的门,然后看见倒在工作室地板上的Tony跟他身旁满地的花瓣。


“花瓣?”一直沉着脸安静听整件事是怎么发生的队长突然开口发问,“为什么会有花?”


于是美国队长从博学多闻的Bruce Banner博士口中得知了花吐症这个神奇的疾病。


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让人从口中吐出花朵的病症。


每次咳嗽就会咳出花瓣,伴随着像是要撒碎喉咙般的剧痛。因为花朵是患者体内的精气变成的,所以久了身体会衰亡而死,根据Bruce的计算,Tony只能再撑一个月。


“应该有解救方法吧?”Steve站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Bruce,好像要是他说解药在地狱他也会跑去地狱把解药拿回来。


“Cap你先别着急,我们就要说到该怎么救铁罐了。”Clint把他按回座位上。


然后,接下来的事由Clint来陈述,他表示,花吐症这个病要医也不难医,因为这个病起源是因为暗恋,非常非常喜欢对方的那种暗恋。所以,找到Tony暗恋的人,只要对方也喜欢他并亲他一下就成了…


“…以上是我查阅众多病例找到的唯一解救方法。”Clint严肃的补充并且特别强调“唯一”两个字。


“……”


“Cap?”Clint把手放在Steve眼前挥了挥。


“因为暗恋?”Steve觉得大脑有点当机。


复仇者们很整齐的用力点头。


“没人亲他一个月后Tony就会死?”


再次点头。


“……”


“Cap,别这样,我们也很惊讶Stark居然会因为暗恋搞出这种病来。”Natasha把手放在Steve肩上,“至少,我们查出是谁让Stark这么的魂牵梦萦了。”


听见这句话,Steve立马回神:“谁?”


于是队长收到全体队员意味深远目光的注视。


“……”



“别这样,Cap,只要亲一口就能救铁罐了。”


“是啊,Stark全部的希望跟未来都在你的身上。”


复仇者大厦的走廊现在正上演一场拉拉扯扯的戏码。


“不…我是说,你们怎么能确定Tony喜欢我?我们两个常常吵架,记得吗?谁都有可能,但我是绝对不可能的…”被众人抓着不放的Steve努力挣扎。


“呵呵,你们两个常常暗地里眉来眼去的当我们没看见吗?”Natasha推着Steve的背。


“什、什么?我们没有!”


“当、当然有。”Clint抓着Steve的右手,整张脸有点红,还有点喘,抓着一个不停挣扎的美国队长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别小看我们特工,虽然没有、没有超级士兵血清,但我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就亲一口试试看嘛,不是你的话我们在找。”Natasha把Steve带到Tony的房门前,Clint打开房门,然后她直接把Steve推进去。


“什、等等!”Steve转身想继续理论,但他的队友们显然不打算给他什么机会理论,把他推进去的下一秒门碰的一声被关上。


“你就亲亲看吧,Cap。”Bruce的声音从门后闷闷的传来,“反正是个救Tony的机会。”之后任凭Steve再怎么像外面叫喊都没有回应了。


他转过身,Tony就躺在他的床上,脸色憔悴又苍白,房间里还有一股淡淡的铁锈味,是血的味道。顺着味道,Steve看到床边有一个垃圾桶,里面全是鲜红的花瓣,粉嫩的花瓣上沾染着血水。


好,只是个亲吻而已,Steve给自己打气,来到床边,看着昏迷中的Tony不知怎么的他脑子里浮现出睡美人的著名场景,然后他连忙把这个场景甩出脑海,想到这个只会让他更尴尬,而且睡美人跟Tony一点关联也没有,首先,睡美人不可能会长着山羊胡,而且Steve一点也不觉得那位公主的嘴唇看起来会比Tony更加红润、那么的吸引他……


美国队长红着脸,努力克制自己脑子里冒出来的一堆乱七八糟想法,然后,朝那着那看起来很诱人的嘴唇亲了下去。

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看着他,Steve甚至可以从那双眼睛里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倒影。


“……”


“……”



“成了吧?”


“应该吧?”


“不成也得成,我们准备好几天了。”


把他们的队长推入Tony的房门后,复仇者们躲在角落的转角后面探出头,偷看。


“不是我要说,Tasha妳的演技怎么回事?差点露馅了。”趁着房间里似乎还没有动静,Clint看着黑寡妇针对一开始她把头埋到他肩上假装忍痛哭泣其实在偷笑的举动进行审问,“Bruce的演技都比妳好啊。”


“谢谢。”Bruce露出腼腆的笑容。


“有人哭的话看起来更有说服力吧?”Natasha用一种看笨蛋的眼光回看他。


“但你是在偷笑啊!”


“我算过角度了,Cap看不见我的表情的。在说,我想笑很久了,找个机会发泄一下顺便增加可信度一举两得……”


“Steve Rogers你他妈的在干什么?!!”一声怒吼打断这边的小小讨论。


然后他们看见一个脸红的像煮熟螃蟹的美国队长被钢铁人赶出房间。


“哎呦,有点惨啊。”



“你信了他们的话?花吐症?认真的?”听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Tony Stark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Steve。


“呃…其实他们没给我那么多时间反应。”Steve觉得自己没脸看Tony,冷静回想之后其实这整个故事拙劣的可怕,人怎么可能吐出花嘛!回想这整起事件,确实有很多疑点,只是他们几乎不给他什么反应的时间,而且信息又很惊人,所以他才被牵着鼻子走。


“一个好的特工就是要把一个很假的消息说到让人相信啊,职责所在,不用太介意。”Clint自豪的说。


“……你从哪里找来这么怪的病因?”Tony看着意气风发的Clint,看起来似乎这整件事都是他跟Natasha 的主意,“你掰的?”


“不,”他反驳,“是真的有这个病,你搜寻『花吐症』就能看到一大堆的『学术文章』。”Clint表情十分严肃,所以Tony拿起手机真的照他说的搜寻了。


“我还不知道你会看学术文章……”Tony快速浏览着手机里那些『学术文章』,大致看了一下后,他觉得自己是脑袋被门夹了才把Clint的话当回事,“学术你妹啊!”Tony朝Clint比了一个中指。


“你还帮着他们骗队长?Jarvise?”抬起头,Tony开始审问另一个帮凶,“你说我该不该把你捐给大学还是什么慈善机构?”


“sir,我只是听从Romanova小姐的指示暂时不出面而已。”空气中传来电子AI 管家的声音,他斯条漫里、不温不逊的反驳着。


“感谢你让一切顺利多了。”Natasha朝最近的监视摄影机抛了一个飞吻。


“不客气,能帮上您是我的荣幸。”


“那我呢?那队长呢?帮助一个老冰棍不被两个特工跟一个演技高超的博士骗去也是你的职责吧?”Tony难以置信的说。


“说不定Jarvise 也看不过去你跟队长一直在玩『我喜欢他,但他跟我只是朋友,而且他不可能喜欢我』的游戏所以决定帮忙一下~”Clint轻飘飘的说,这句话让钢铁人哽了一下,而队长又开始脸红。


“我跟你们说过,我们没有了……”Steve小声的反驳。


“有。”Natasha 打断队长小声的反驳,“别小看特工的直觉,特别是女人加特工的直觉。别说不是。”看见Steve还打算张口,她制止他,“我还知道你有一本专门画Stark的素描本呢,我们其他人都没有专用的。”


“妳怎么知道那本!”Steve声音高了8度,几乎像是在尖叫了。


“再说,如果没有的话,Bruce会愿意帮我们吗?”Clint接着说,而Bruce则温和的点点头,“别再玩,『我喜欢他,但他跟我只是朋友,而且他不可能喜欢我』的游戏了,好吗?我眼睛看了很痛啊,这样对我的视力健康很不好。”


他们站起来,打算把空间留给两个需要好好谈谈的人。


“所以,你真的有一本专门画我的本子?”Steve听见留下来的Tony这么问他,那一瞬间,他非常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


“我不确定我们凑合他们是不是正确的了。”


几天后,Clint戴着墨镜,不远处是两个正在秀恩爱的男男。


最近几天墨镜算是基本配备了,没有墨镜,Clint觉得自己的眼睛分分钟钟都有可能发生失明危机,被两个人形闪光弹闪瞎眼。


“当然是对的。”伟大的黑寡妇就算没有戴墨镜也能自由直视两个秀恩爱的,多亏她强大的心理素质。“他们这样比之前好多了。”



20 Jul 2016
 
评论(4)
 
热度(126)
© 吱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