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索写文中
懒癌晚期
窝在盾铁的坑底不想出来_(:з」∠)_
 
 

Give You My Heart (01)

简介:透过召唤仪式可以召唤一只恶魔跟他缔结契约,神盾局里大部分的特工都有一个缔结契约的恶魔,但神盾排行第一名的Steve Rogers却是个武力满点魔力战五渣的奇葩。再一次危险的任务中,Steve成功启动召唤阵,但阵里出现的不是恶魔,是一个土豪。


*恶魔AU

*可能BE,可能带点虐,希望可以虐成功 (๑‧̀ㅂ‧́)و✧ 

*主盾铁,微贱虫、锤基、冬寡(应该会再增加?但确定下来的是这3组)

*OOC是我的,而我爱他们ヽ(✿゚▽゚)ノ



01.


Steve从梦里惊醒。


清晨的阳光穿透浅蓝色的落地窗帘,把Steve的卧室染上一层灰矇矇的蓝。


抹去额上的冷汗,他大口喘息着,闭上眼好像还能看见梦境中的橘红色,那抹颜色残留在眼睑上、灵魂上,像个挥之不去的恶梦。


Peggy说蓝色是最能让人感到平静的颜色,她昨天请人帮Steve换上了这新的窗帘,还是她亲自挑选的,这样对Peggy很抱歉,但这窗帘一点用也没有,他还是喘的很厉害、心也跳得很快,像是要爆炸一样。


床头柜上的电子时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清晨4点40分,还不到5点。


Steve倒回床上,床垫发出沉闷的喀吱声,他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试着回想梦里的内容,但跟以前一样除了记得燃烧地面的橘红色跟焦黑的房屋骨架以外,他想不起任何东西。


4点45分,Steve起身进浴室梳洗,换上运动服,像过往的每一天一样准时在5点出门往附近的公园出发。




Steve Rogers从很多方面来说是个很不寻常的人。


首先,他看得见、感觉的到那些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例如总是在公园出没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尾的漂亮女人,或是吊挂在树上的把眼睛睁的超大像只猫头鹰一样总是瞪着每个经过树下的路人的苍白小孩等等。


其次,他是个非常正直的人,不只个性正直,连长相也很正直。这听起来很正常,但是跟他的工作搭在一起就非常奇葩了。试问有人见过一个把童叟无欺当座右铭的特工?而且他每次一站出来就让人联想到保家卫国人人有责。神盾局上下一致同意,Steve可以出歼灭任务、可以出潜行任务、可以上战场指挥下战场杀敌,就是绝对不能让他出卧底任务,先别说他说谎技巧很差,光是那张正直脸就不及格了。


“不行。”Peggy正色的拒绝他,“我不能让你跟去,这看起来会很怪。”


“妳可以说我是妳哥哥。”Steve说,“这样的话就不奇怪了吧?很多人都会跟自己的兄弟姐妹去参加舞会。”


“喔,是的,我的身边站着一个身高180公分以上,看上去还能一拳揍掉人门牙,然后脸上带着『谁也别想碰我妹妹一根手指』表情的哥哥......别否认,Steve,你一定会是这个脸。”Peggy精明的在Steve出声抗议之前打断他,“有这样的哥哥在,没有人会想接近的。”


“但那家伙是个混蛋,Peggy。”Steve努力的劝说,眉头紧皱,他敏感的神经感觉到有许多视线在往他们这里看,或许他应该挑个安静没人的会议室再跟Peggy说这件事,显然选在人来人往的神盾大厅不是个好决定,“妳不能自己出这个任务,太危险了。我看过他的档案,他会对女性...”Steve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档案纸,他试图从上面挑个比较隐晦但又能精确表达他想说的话的词,这是件困难的工作。


“我想性侵以及性虐待都是不错的用词。”Natasha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出现,鞋跟踩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叩叩声,火红色的卷发随着她走路的步伐跳动着,但浓密的卷发一点也遮不住她的尖耳以及头上两个黑色尖角,“或是火辣的性爱游戏,我听说这家伙喜欢玩刺激的。”女恶魔玩味的看着脸上微微泛红的Steve,她坏心眼的开口强调,“非常刺激的那一种。”


“我想说的其实是不礼貌。”Steve尴尬的咳了一声。


“『不礼貌』?认真的,Steve?”Peggy瞪大眼睛,“你现在只能想出这个词?”


“呃...我觉得Nat说的那些词,在女性面前用实在不礼貌。”Steve红着脸解释。


“喔~那我们的Steve可真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啊。”Natasha愉快的开口,暗示意味浓厚。


“总之,”Steve看见Natasha身后细长的尾巴正大幅度的甩动着,种种迹象显示出嘲笑一个纯情的男人让她心情非常好,这让他决定不要再去注意恶魔,他重新看向Peggy,尽量保持表情严肃,“我跟Bucky,妳必须挑一个去。”


“Bucky?”Peggy皱眉,“这下子变成我身后站了一个有机械手臂的哥哥了?”


Peggy稍微想像一下那个画面,她身后站着一个露出机械手臂的人,然后那个人还不停的想勾搭任何一个路过的女人,她立刻把这画面从脑海里抹掉,“坚决不要。”她说。


接着Peggy就看见Steve的表情变成那张脸,那张好像对一切事情都不赞同的脸,眉头皱得紧紧的、嘴角抿成一条线然后微微下弯,见鬼的是只要他露出这张脸所有人都会有一种自己作错了的感觉。


Steve该死的领袖气质,难怪Coulson那伙人会私下叫他Captain。Peggy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不提个让Steve觉得可行的后备方案的话,她真的得从Steve跟Bucky之间挑一个,而这两个不管哪一个感觉都会搞砸她的卧底任务。


“我有Sharon。”Peggy叫出她的搭档,长着黑色小翅膀的三眼雪貂凭空出现在她的肩膀上,“她会保护我,这样可以吧?”


“……”Steve跟Sharon两眼对三眼,Steve没说话,但Peggy从他还是没有放松迹象的面部表情知道Steve其实还是不同意。


“Sharon很厉害,而且我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让人欺负的角色。”Peggy补上一句。


“我知道...”Steve喃喃念着,他知道Sharon有多厉害,这只小小的雪貂恶魔曾经让所有小看他的人跌破眼境,但他就是有觉得有哪里不妥。


可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主动去一个变态的家伙身边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虽然是任务,但还是很不舒服。


Natasha红色的眼眸再两人之间来来回回,鲜红色的长指甲轻轻的搔刮自己的脸庞,最后她开口:“那,我陪Peggy去的话就没问题吧?”


“不,这不是个好主意。”Steve叫到。


“太好了!”Peggy的反应跟Steve完全相反。


“没什么不好的,Rogers。”Natasha双手抱胸,嘴角勾起,好笑的盯着Steve看,“如果对方想来个火辣的性爱双人行游戏,我就让他知道这世上还有更刺激的玩法,刺激到会觉得自己要....用你们人类的说法『觉得自己要上天堂』的那种刺激。”跟Natasha说话总是这样,她爱玩双关,恶魔好像都喜欢这种说话方式,在一句话里隐藏的跟性爱有关的暗示,然后Steve总是搞不懂他们说真正意思到底是哪个。


“……妳说的是真的上天堂还是别的上天堂?”Steve皱着张脸,他觉得不管是哪种上天堂都很不好。


“总之不会让Peggy有危险。”Natasha笑笑,不打算回答Steve的问题。她身边泛起淡淡的黑雾,黑雾化去Natasha的恶魔尖角跟尾巴,把她鲜艳的不像人类的血红色眼瞳变成普通的灰眼,几秒之后,黑雾散去,恶魔Natasha现在幻化成人类Natasha,人类型态的她虽然没有恶魔型态那么的美艳,但也足够性感撩人了。


“所以目标会有危险吗?”Steve嗅到言外之意,现在他开始替目标的人身安全担心了。


“够了Rogers,你现在像个婆婆妈妈的男人。”Natasha勾着Peggy的手臂,两人活像是亲密无间的好姐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跟Peggy去挑出任务用的礼服,晚点见。”


好吧,有Natasha在,至少他不用担心Peggy会被那变态怎样了。Steve叹了口气,目送两人离开。


“对了,Steve。”当Steve转身准备去训练室完成上午的训练时,Peggy拖着Natasha跑回来,“我忘记问你那个窗帘有用吗?”


“有,很有用。”Steve说。


Peggy挑起一边的眉毛严肃地看着他。


Steve认命地说出实话:“好吧,没什么用,我还是在做恶梦。”


“果然。等我回来后,我在想想其他方法。”


“其实我有一个朋友会食梦法术,需要把他介绍给你吗?”Natasha提议,对于Steve长年做恶梦的事她多少有耳闻。


“不。”Steve快速但礼貌的拒绝,“我想我自己能搞定。”


Natasha对此表示怀疑。


“说到这个。”Natasha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对折的纸片,把它塞进Steve胸前的口袋,“他给了我一个蛮厉害的召唤阵,或许对你永远召唤不到搭档的问题有帮助。”


Natasha跟Peggy走了以后,Steve拿出那张纸,那是一个用金色的线条勾勒出的复杂圆形图腾,光看的就感觉得出这比神盾局用的高级好几倍。


放眼望去,神盾大厅里人来人往,每个特工都忙着处理自己手上的工作,他们有的人身上窝着一只长的特别诡异的动物,或是后面跟着一个巨大的形体,就算是身边空荡荡的特工,Steve也能感觉到他们跟远方的某种东西有联系,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


只有他身边是真正的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Steve Rogers从很多方面来说是个很不寻常的人。


他能看得见不属于这世界上的东西、他是个正直的特工、他被一个他永远都记不起来的恶梦困扰了十几年、他在一个充满诡异生物的地方工作,他的同事们甚至还跟他们签订搭档契约,但这一切都诡异不过他永远都没办法使用神盾的召唤阵召唤出他自己的搭档。


只有他是这样。


当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有一样东西时,只有你没有的话就会觉得自己对这一切格格不入。


他在正常人中已经够怪了,但在聚集了一堆不是正常人的神盾局里,他觉得自己还是像个怪胎。


Steve看着那复杂的图案,觉得头有点痛外加眼睛有点花,心里实在佩服Natasha那位朋友,他居然可以画出这么复杂的东西。


他突然想到Natasha没说这东西到底该怎么用,是跟神盾的一样滴血上去就好?印象中她说过神盾局的召唤阵是经过改良的,是世上唯一只需要献上一滴血就能使用的恶魔法阵,真正的恶魔法阵绝对不是滴上一滴血就能发动的东西。


等她回来后再说吧。


Steve把纸片折好放回口袋。


----TBC----



特工跟恶魔的搭挡组合:

(特工— 恶魔)

Steve — Tony

Bucky — Natasha

Coulson — Clint


------------


啊,开了个长篇

为了不辜负我心里跑了好几个礼拜的剧情,绝对不坑啊!



08 Jul 2016
 
评论(6)
 
热度(39)
© 吱吱 | Powered by LOFTER